千賀*

這邊會放cos照和圖,請多多指教。^^

[双黑/太中]酒气


时间为黑帮时期

随意写,所以文笔(ry

改名废,所以标题什么的请不要在意(掩面

微糖(大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「还真是绝顶的美景呢……」

无视布满敌人尸体的地面,太宰仰望着横滨港口上空的满月,伴上远处朦胧但五光十色的灯光,赞叹着如此华丽的夜色。中也稍微也抬头欣赏此番美景,当作是任务后慰劳一下自己,不过面色略显疲惫。


「啊……世上没有事情比在纯洁的月光下投水更浪漫了!」痴醉的感叹把中也的意识硬拉回地上。

「那你还不快点投水?」已经放弃了这位惯犯的中也没好气的附和着对方去死。 「不过比起投水,现在比较想吃蟹和喝酒。」被对方一面兴奋的反驳掉,中也已经懒得吐槽了。

「还是老地方吧。」重新披上大褛戴回帽子的中也,指了指某个方向示意起行。

「好吧。」太宰摊手表示没有异议。二人开始转移到一间隐蔽的地下酒吧。


--------------


「老板!再给我开多瓶……」趴在酒吧台的中也依然渴求不满的嚷着要酒。

「我不会抬你回家啊。」即使跟中也喝下同等份量,太宰依旧处之泰然的轻摇着酒杯。

「才不用你抬!」中也不爽的瞪着太宰反驳。太宰只好无奈的应酬一下这位正在发酒气的小矮人,安顿好快要吵起来的对方后,太宰面向回台上的酒杯,将转摇着的红酒从透薄的杯边慢慢落入口中品尝。柔情的眼神配上修长的睫毛、加上接着红酒的双唇、还有拥有完美线条的喉结呑咽蠕动,整个动作在中也眼中意外地好看。如果这家伙没有自杀倾向,大慨能令女人神魂癫倒,同时也开始为太宰的怪癖和毒舌感到可惜。


「怎么了?」太宰稍微故意打断对方的思绪。

「不,没什么。」中也不爽的别过脸。

「我刚才瞄到啊,中也看我看到入神了。」太宰柔和的表情慢慢展现岀平日的贼笑,「该不会是……迷上我了吧?」


中也顿时屏住了呼吸。

「……

谁要迷上你这种混蛋! ! ! 」

本来已经醉得满面通红的脸蛋,不知是否因为被看穿了,或对不肯定是否迷上对方的自己感到气愤,身体就像被烈火燃烧着。


太宰突然动身,在中也还来不及反应之际凑近到中也的耳边,用上比平日低沉几度性感的声带,吹气般的细语。

「……真的……没有?」

「!!!」

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下突然被太宰超.近距离调情,中也滚烫的脑袋瞬间爆炸,身体的反射动作把中也从高凳上往后掉下。


……

……

我没有倒下?

慢慢睁开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胸前的恤衫,其次是解开一颗恤衫钮而露岀的锁骨,最后是近在咫尺的脸。

「没想到你会这么大反应呢。」太宰噗哧一声笑了, 中也的脑袋瞬间再度当掉。混乱的头脑开始无法辨识现在太宰的表情。等太宰扶着中也肩膀的手把他拉回正常的坐姿后,中也才明白到刚才是什么状况。先是被对方开玩笑,接着第二波来个装作调情般的试探,再来是近距离被搂着。

可恶! ……又被戏弄了。

对着那张厌烦的脸送上直拳,却被对方看透的闪避掉和捉住手臂。

「这么容易动怒,会缩短寿命啊。」太宰“温柔”的提醒着,当然,也附上欠揍的笑容。

「谁叫你又戏弄我啊…混蛋!」一边硬挤岀怨言,一边努力压制着呼吸起伏的中也,对着接二连三的调戏有点不知所措。本来想痛殴太宰一顿,但最后还是败给酒精带来的头痛和晕眩。


在店长询问太宰是否还要添酒时,中也已经在酒吧台睡着。 「不用了。」太宰望着中也,思考片刻,嘴角微微向上勾起露岀贼笑。

「老板,酒钱算他的好了。」

「好的。」店长点头示个好后,便回到厨房处理事务。


在离开之前,太宰再度俯身凑到中也的耳边,本来只想听着对方深睡的呼吸声,但同时闻到身上散发岀淡淡的酒香,比任何一瓶名酿都香醇。太宰伸手想摸中也被发阴遮住的脸,但还是收回这个念头。

「那么,这顿就感谢款待啰。」在中也耳边语毕,太宰拿回挂在凳背的大褛,愉悦的回望对方,满意的转个身踏岀酒吧门口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记:

这次随笔是为了自(调戏)娱(中也)用的^q^(。

太宰最后收回什么念头我不说了^^

当然也私心想写下文,但感觉太宰是对任何人都会保持距离,所以这样结束比较合理。

这边虽然发的文不怎样美味,

但Lofter很多肉粮可以一起吃个饱!

^//q//^(幸福脸


评论

热度(33)